糯米团子不能吃

呜哇,这对明明这么美好,说真的,为什么没有粮啊,哭唧唧,我需要粮啊,粮啊,自己腿肉一点也不好吃……满足不了,实在没粮有人扩列吗?撩脑洞也好啊,互撩啊,唠嗑啊,吸吸吸啊!!!TVT

无题,很随意的脑洞,时间线第一季之前,设定两人在一起很久拉,老夫老夫了

Ruby离开以后,ozpin和Glynda谁都没说话,直到卷轴响起铃声,过于难听的铃声让Glynda翻了翻白眼,这一听就知道是某只乌鸦的恶作剧,专属铃声什么的,幼稚的不像成熟猎人能干出来的事儿,果然谈恋爱的人都没智商,Glynda内心腹诽,ozpin拿出卷轴接通电话,yeah,good night,Glynda,oz,顺便愉快的夜晚?Glynda,显然我不太愉快,鉴于你的侄女更早之前刚脱离危险,这一切都在掌握之中,Glynda,Glynda无言她抱着手臂看着屏幕里懒洋洋喝酒的乌鸦,你两喜欢斗嘴,ozpin笑,Ruby怎么样?你想听好的一面还是坏的一面?ozpin接话,你真的决定让她现在就去信标?对方再次开口,这次沉默了许久,我以为你会为她高兴,好的一面,嗯?我说我想听好的一面,qrow语气沙哑,嘴里含着酒让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模糊,她会是个不错的猎人,你把她教的很好,qrow,yeah,没人一起喝酒的威士忌很难喝,ozpin注视着qrow,通过卷轴的摄像头,他甚至能清晰的看到对方正躺在旅馆房间的沙发上,睫毛微颤,脸颊通红,酒精正入侵着神经,qrow醉了,不需要很熟悉他就能看出来,夜晚愉快,professor,以及qrow,下次你回来我会考虑你的小饼干的,看样子Ruby和你一样喜欢,ozpin推了推眼镜看向Glynda,Glynda没理他她明智的选择把独处空间留给他两,她还没忘记顺手将盘子拿走,她不能忘记这点,躺在沙发上的qrow笑着,她不会的,你想要的我已经拿到手了,qrow嘟囔并翻了个身,空了的威士忌瓶子被他掉到地上摔了个粉碎,卷轴则被他好好的捏在了手里,这个要是摔坏了你得报销,你不会摔坏的,ozpin喝了口咖啡,别挂断视频,我会看着你入睡,恶趣味,qrow嘴上吐槽却没松手,但很快他就陷入沉睡,比起Ruby所经历的,他刚刚的那场恶斗更加危险,但显然,这没阻止他得到想要的,good night,qrow,ozpin拿起卷轴里几不可闻的轻念出声然后关掉了灯离开房间

关于QQ群,占个tag

吃DariusxMichael这对的要不要弄个扣扣群,我这边可以建,现已经建好了,欢迎加入保镖和杀手的日常,群号码:673440084,不知道会不会有人来啊

@提灯逐影归期未定,根据这个妹子发的问卷填的,不知道能不能艾特上,有改动

有私设是两人结婚了,这是婚后问卷
答题人
M:Mark
W:Eduardo Saverin
简称wardo
提问人:记者
1,请问你们怎么称呼对方
M:wardo
W:mark
2,请将对方比喻成一种动物
M:斑比不解释
W:大猫???不好意思我不太确定有什么动物能形容mark
3,给对方一个高度概括,有创意的绰号
M:这问题真的很无聊,我能继续编程吗,wardo,无视问题转头跟wardo说话
W:众所周知,卷毛,面带微笑看记者,一边用眼神告诉mark想都别想
4,两人有身高差吗?差多少
M:突然不满,我以为维基百科谷歌百科上面都有清楚的资料,如果你有脑子可以自己动手查一查
W:显而易见,底下踹mark一脚
5,对方哪一点吸引你?
M:有不吸引我的地方?
W:这有很多方面,一时半会无法说清楚,比如他是个天才的程序员,这点我们都清楚,还有,巴拉巴拉【吹马模式打开根本停不下来里】半个小时后,不好意思,我好像说的有点久,没,没什么,记者顶着马总死亡射线颤抖的开口
6,两人最大的共同爱好是什么
M:我们都知道,不是么,转头看wardo顺便替他整理了西装
W:well,看向记者,下一个问题,可以么?
7,回忆一下,过去是否有个场合导致两人差点不能相识
M:如果我没去那个派对的话
W:如果我没跟他搭讪?
8,了解对方有什么喜好吗?有没有什么平常不容易发现的小习惯
M:wardo喜欢甜食,不喜欢太咸的,至于小习惯他会无意识的靠近我算么?
W:Mark对于红牛和编程的热爱可能远超过任何东西,小习惯嘛,Mark你晚上睡觉能不把我抱的那么紧吗?M:不能,顺便比起红牛和编程我更爱你
记者:辣眼睛……
9,两人经历过最大的巧合和巧遇是什么?
一人选择答一个
M:巧合,我选错了选修课结果和wardo选到了同一节课
W:哼,他能从硅谷和我巧遇到新加坡
10,甜的豆腐脑还是咸的?
W:甜的
M:wardo说了算
11,讲一讲你最想打死对方的事情
M:当他冻结账户的时候
W:谁都会犯错误,Mark,这样的事情非常多,从认识他那会到官司,到结婚,事实上,你得意识到,Mark是个混蛋,但我爱他
M:我也爱你
12,那对方让你笑到肚子痛的事情?
M:wardo喝醉了撒酒疯
W:大概是他追我的时候,幼稚的手段,与其说笑的肚子痛不如说是无可奈何,我什么时候撒酒疯了?
M:婚礼那天晚上
W:闭嘴
13,夸一夸对方
M:没有比wardo更好的人了【眼神暗示记者别让wardo回答】
记者:咳,嗯,我们下一题
W:什么,我还没回答?
14,能心平气和的答到这一题说明你们很厉害,形容一下两人平时的相处模式
M:没什么吧,和wardo挺平常的
W:保姆模式【叹气】
15,用你能想出来最肉麻最动人的称呼对方
M:wardo
W:眼神特温柔的看着,Mark
记者:我怎么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16,举例两人最默契的经历
M:欺负人的时候
W:同上
17,定下一个世界观,并给对方一个设定
M:大概是魔法师一类的?
W:你怎么和我想的差不多,不过我想的是魔术师
18,想象一下假使没有遇到对方
MorW:不可能的
19,展望一下未来吧,答案随意
M:FB征服世界【突然中二】
W:拍Mark头,顺其自然
20,最后用两个表情评价一下这段答题历程
M:╮( ̄⊿ ̄)╭("▔□▔)
W:(°ο°)(°Д°)

亚瑟哈利的一天~cp向哈蛋

哈利的一天
早上7.00
起床,发现艾格西已经跑步回来站在门口开玩笑
早上7.30
吃早饭,并看报纸,ps艾格西做的
早上8.00
和艾格西一起去kingsam总部,出门前习惯性和艾格西亲吻拥抱
早上8.30
坐在亚瑟办公室里查看最新的资料,艾格西接受外勤任务并出发了
早上9.00
依然看资料,和下属商议事情,关注艾格西的外勤动态
早上10.00
监看各部门并和艾格西聊天
早上11.00
开个短暂的小会
中午12.00
吃艾格西做的爱心午餐,顺便监督艾格西记得午饭
下午1.00
艾格西完成任务并报告
下午2.00
处理各项任务的收尾工作
下午3.00
拜访人员
下午4.00
持续拜访并应酬,ps艾格西在超市
下午5.00
收工回家,拒绝梅林要求加班的建议
下午6.00
用艾格西带回来的食材做了一顿晚饭
下午7.00
和艾格西出门溜JB,偶遇梅林和roxy并嘲笑梅林当劳工
晚上8.00
陪艾格西去看望了母亲逗了逗艾格西的妹妹
晚上9.00
洗澡,互撩,不可描述,
晚上10.00
以下省略反正你们都知道是不可描述

RWBY,红白短篇,求婚梗,不知道有没有后续系列,可能是个短篇系列

为挚爱的红白添砖加瓦

weiss,我爱你,我会一直守护你,我们能在一起吗?rweiss依旧记得那天,他们周围被戮兽包裹,已经成年的ruby站在自己面前,新月玫瑰刀尖直直的杵在地上,武器是如此的认真,而自己半坐在地上手臂的献血然后了白色战衣,那是一场惨烈的战斗,和戮兽的鏖战过于持久,本该和她搭档的ruby迟迟未来,她负伤,ruby最终及时赶来挡住了那最要命的一击然后问出了那句话,周围的戮兽畏惧于ruby的气势竟没一个上前攻击,红色的玫瑰花在周围浮动着,weiss想过无数次ruby会告白的场景,但没有一次是现在这样的场合,但她所想的一切场景都不如眼前美好,尽管周围没有任何亲朋只有残酷的敌人,weiss突然发现自己看不透ruby了,我,她甚至还没有说出更多的话,ruby已经开始了战斗了,红色的身影在戮兽里游刃有余,令自己不堪重负的战斗在她眼里却仿佛微不足道,weiss楞楞的看着红色的身影,甚至忘了捡起柳叶白蔻,一边倒的战斗结束,ruby伸出了手,weiss捡起自己的剑握上那双让人充斥着安全感的手站了起来,ruby的眼睛里有柔和笑意让weiss想起和她的初遇的时候她也是带着这样柔和而纯洁的笑意,那时自己却没能意识到,但现在不一样了,嫁给我,好吗?weiss没说话,只是看着ruby,weiss的血液渗透了战衣但是冰雪公主的骄傲从未被渗透,她知道ruby已经知道结果了,因为下一刻她已经和ruby拥吻在被战火掠过的土地上

这是一辆假车,相信我

哟,小蓝好久不见,蓝河正发着呆,耳边传来一道熟悉的声线,回头一看发现来人一身花花绿绿闪瞎人的装备和一柄红色不用想也知道谁,君莫笑?你来干什么,几乎是下意识的蓝河手摸上了佩剑剑柄,别那么紧张嘛,哥就是来看看你,君莫笑逼近了,蓝河忍住后退转身就跑的冲动固执的盯着他,两人距离越发近了,啧,哥有那么像洪水猛兽吗?很明显,有,任由人摸上自己的脸蓝河撇撇嘴,我可是好不容易撇开兴欣那群家伙溜过来看你的,就这样冷淡,我很伤心啊,说的好像偷情,蓝河吐槽,纠正,这是光明正大,君莫笑手特不老实的摸上了蓝河的腰,蓝河才发现千机伞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收走了,别在这儿,君莫笑手很灵活且不停的解开了剑客不算复杂的衣服,直入正题啊,哥不一向如此吗,蓝大大,君莫笑暧昧的凑近蓝河耳边低语如同情人耳鬓厮磨,可惜从来不是,蓝河心里跟清楚,明明系统可以自动收了还偏要这么恶趣味,蓝河吐槽他,这叫享受过程,跟mas学的,君莫笑理直气壮,你咋不捡好的学,蓝河翻白眼,好坏参半啊,君莫笑一路顺着蓝河耳边吻下去,正当两人情欲渐起的时候,蓝河却突然注意到君莫笑的身体开始变透明了,你变透明了,蓝河突然说,极其破坏气氛,君莫笑僵了僵突然悲愤大骂,卧槽,不是吧,混蛋叶不羞你居然这个时候上线!!蓝河淡定看着他不甘心的咆哮着被系统收走比了个手动拜拜的表情文字泡给他,完全无视了某人近乎抑郁的心情

随机掉落小段子一则

写在前面的话,大概的脑洞就是天竞时期古武族暂退之前的一个小小的吻别,ooc都是我的,顺便以下内容纯属脑洞,正剧没有,不要被误导了,大概还会写其他类似这样的小段子,设定都是两人已经在一起了!在一起了!高亮,攻受问题,我偏向互攻吧,其实不明显嗯,反正也只是清水系脑洞,tag只打钗素的

叶小钗,一片沉寂的黑暗中,一道蓝色莲影突兀的出现从背后抱住身负刀剑的侠客,啊,素还真,久未开口说话,此时声音依然带着别扭和不习惯,素某想你了,苦境贤者此时带着软濡的有撒娇之意的声音却不违和,素,还真,有些僵硬的顿了顿,小钗,你这是生疏素某了么,察觉到人的僵硬,身后的声音多了些委屈,还真,你知晓吾并无此意,侠客只好安抚的拍拍他的手以示安慰,此时一别,又不知何时能相见了,小钗,那人又念了一声,你之伤势,素某若不能见你一面,难以放下心头挂念。面对身后人的念叨,叶小钗沉默不知如何回应,心中闪过的念头也不过是担忧,而今武林动荡不安,两人又各有责任,此时一别再相见的时候更是难以估摸,古武族受厉族创伤,受素还真之嘱咐暂时退隐恢复实力,本料想暂时见不到素还真了,未曾想,他竟专乘折空赶来相见一面,他肩负的担子有多重,有多危险,叶小钗很清楚,但他是了解素还真的,如此任性,或者说独有的温柔,大概也是极少展露,叶小钗皱了皱眉担心的情绪未曾遮掩,厉族之事,还未说完,难得温存,小钗你就不要提正事了嘛,身后的声音又变得着急起来,急急的打断话语,即是如此,你为何,不到吾身前来?素某害怕,若是见了,就舍不得就这样让你离开了,叶小钗心知素还真之心思,只好抽身回转抱住白莲,此时刀狂剑痴眼中是对清香白莲才有独有的温柔,靠近他耳边低语,吾会回来的,素某知晓,嘴上这么说着,脸上依旧是闷闷不乐的样子,看着怀里委屈的脸,叶小钗心念一动,低头吻住柔软的双唇,品尝起熟悉的动人味道,怀中的人楞了楞随即回应起叶小钗难得主动的邀请,唇齿之间的思磨晕染了即将离别的相思,空气中隐隐散落了带着绮丽情欲的莲香味道,在事情变得一发不可收拾之前,叶小钗抽离了缠绵的吻,该离开了,叶小钗指尖温柔摩挲着白莲的漩涡眉,感觉到怀里的人抱着自己的手逐渐僵硬又不舍松开,叶小钗,素某等待与你再次相见之日,亦等待,刀狂剑痴重出武林之时,刚刚还温存着的唇瓣轻起,睫毛仿佛俏皮的眨了眨,又挂上了属于扛起武林风云的白莲的运筹帷幄的笑容,佛尘轻搭于手臂上,转身步伐坚定的离开,注视着那人离开的背影,此时他又是那个苦境顶梁柱素还真了,叶小钗心中闪过这样的念头

庆祝彩蛋结局第二弹,方高段子,不甜不要钱啊

这次应该没有后续了,连续两发庆祝一下让我炸鸡血的第二弹,依旧是日常甜,就喜欢两人日常的感觉啊

方新武真的回国的时候,北京正值过年,大年三十前一天,高刚蹲在机场接机,本来方新武是不想他接的,但是高刚义正言辞的说,方新武在国外猫了10年,回来就跟外国人初到中国一样,找不到方向弄丢了咋整,方新武只能由着他了,终于见到方新武本人的时候,方新武以为对方会给自己来个拥抱啥的,不料一个碗大的拳头直直砸向方新武的帅脸的左眼睛,顿时眼睛乌青了一片,哎哟我去,打人不打脸啊,高队,方新武捂着受伤的脸一脸委屈,自知理亏心虚的到底没敢回手,臭小子,高刚还是愤愤不平的,方新武也顾不得撒娇喊疼了,一把把人往自己怀里搂着就不撒手,脸还往人脖子里埋着蹭啊蹭的,高队,我可想死你了,我以为你起码得给我抱抱呢,许久不见方新武撒娇的水准倒是进步了不少,你小子赶紧放开,机场多少人,高刚吓了一跳感觉把人从脖子里提开,好不容易折腾完,两人终于踏上了回家的路,开车的时候高刚一路念叨着,明儿就是年三十了,冰冰他们都得来,还得去买刷羊肉的材料之类过年还是得吃刷羊肉的碎碎念,高刚看着咋没人回应他,一回头就看着方新武专心致志的逗着旺财,顿时无语,我看着你就是一个人形旺财,旺财有我帅吗?说着举着旺财的一只爪子还卖了个萌,旺财配合的汪了一声,高刚忍住了把他踹下车的冲动,方新武回国的事情,其他人都不知道,用他自个儿的话是要来个惊喜,连高刚都是郁局不小心说走嘴了才知道某人要回国的消息,听郁局说,他回国是因为端掉了一个小型毒窝点,组织大度的放他回国过年顺便避避风头,我看是有惊无喜,高刚手痒痒的又没忍住给右眼睛揍了个对称,年三十那天转眼就到了,晚上方新武死活要磨蹭到高刚床上一起睡,高刚只好由着他,一夜无话,但其实两个人都没睡着,结果第二天一大早高刚也顶着个黑眼圈就爬起来折腾买回来的刷羊肉材料,准备做刷羊肉,方新武一看高刚的黑眼圈就嘿嘿嘿的笑起来嘀咕着扯平了什么的话,高刚心说这都是谁造成的原因啊,方新武就跟大爷一样占据了半个沙发躺着,另外一边被旺财占着,一人一犬姿势蜜汁契合,你大爷的赶紧起来帮忙,躺什么躺,高刚特不顺眼的把人刨起来弄进厨房帮忙打下手,您老厨艺没问题吧,方新武特别不放心的看着,放心吧不会毒死你,把那边菜洗一下,高刚专心的对付着手里的羊肉一边还不忘指使方新武打下手,我还真怀念这老北京的味道,方新武盯着高刚一时有点恍惚手不自觉的捏紧了正在洗的大白菜,高刚看了他一眼,气氛有些僵硬,但高刚知道他心里想说啥,只是有些事情不用说出来,两个人都心知肚明,高刚一脸心疼的看着被方新武折磨的大白菜,去去去,你小子还是别这里帮倒忙了,外面帮忙摆桌子去,高刚有些心烦意乱的把人赶出厨房,厨房又只剩高刚一人的时候,高刚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继续折腾年三十的年夜饭

方高,短篇,甜

这个算是上次的肉的一个后续,接官方彩蛋梗,没想到还有后续,红红火火恍恍惚惚,我还考虑写小方回国同居段子呀

回国之前,高刚没来得及见方新武一面,回国之后经历了一个短暂的繁忙期之后,终于有空陪陪女儿贝贝,也有空和命大的方小子聊聊,前两天接到郁局的消息说是他没死,这让高刚一颗不上不下的心终于踏实了,经历了一连串的治疗之后现在这小子已经换了身份重新投入到金三角卧底工作中去了,高刚依然是他的情报上线,和方新剧聊了聊微信,还被对方吐槽照片不p一下,这小子命真大,高刚脑子里划过这么一个想法,又转头逗女儿,高刚现在算是退到二线,腿伤短时间好不了,那场爆炸让他的耳朵受到刺激也有点不太灵光,身体也有了一些后遗症,从金三角回来后高刚就戒了烟,郭冰吐槽这是经历过生死之后更加珍惜性命的缘故,部队里又派了一只狼狗做高刚小队的警犬,很快和大家混熟了,高刚控制着自己不去思念啸天,转而更加投入的照顾新来的旺财,关于这个名字全队居然一致通过了,大家默契的没有提出任何反对意见,此时就暂且不提方新武知道旺财这个名字之后嘲笑了高刚一周的事情,但现在方新武的微信备注被高刚给改成了旺财,高刚还恶趣味的专门截图给他看,方新武意见当然很大,可惜被驳回了,高刚说,你有本事反对有本事回国啊,只当成玩笑话一般,高刚对此没放在心上,陪女儿吃了饭,又送回前妻家之后,不出所料,前妻又开始念叨你也老大不小啦,也该找个人过日子了,高刚打个哈哈蒙混过关,心里却想的是,臭小子,吃干抹净还想脚底抹油开溜,一个人回到家里的时候,高刚还抱着旺财嘀咕,你说我怎么就栽在这小子身上了啊,旺财的回应是舔了他一脸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