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团子不能吃

无题,很随意的脑洞,时间线第一季之前,设定两人在一起很久拉,老夫老夫了

Ruby离开以后,ozpin和Glynda谁都没说话,直到卷轴响起铃声,过于难听的铃声让Glynda翻了翻白眼,这一听就知道是某只乌鸦的恶作剧,专属铃声什么的,幼稚的不像成熟猎人能干出来的事儿,果然谈恋爱的人都没智商,Glynda内心腹诽,ozpin拿出卷轴接通电话,yeah,good night,Glynda,oz,顺便愉快的夜晚?Glynda,显然我不太愉快,鉴于你的侄女更早之前刚脱离危险,这一切都在掌握之中,Glynda,Glynda无言她抱着手臂看着屏幕里懒洋洋喝酒的乌鸦,你两喜欢斗嘴,ozpin笑,Ruby怎么样?你想听好的一面还是坏的一面?ozpin接话,你真的决定让她现在就去信标?对方再次开口,这次沉默了许久,我以为你会为她高兴,好的一面,嗯?我说我想听好的一面,qrow语气沙哑,嘴里含着酒让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模糊,她会是个不错的猎人,你把她教的很好,qrow,yeah,没人一起喝酒的威士忌很难喝,ozpin注视着qrow,通过卷轴的摄像头,他甚至能清晰的看到对方正躺在旅馆房间的沙发上,睫毛微颤,脸颊通红,酒精正入侵着神经,qrow醉了,不需要很熟悉他就能看出来,夜晚愉快,professor,以及qrow,下次你回来我会考虑你的小饼干的,看样子Ruby和你一样喜欢,ozpin推了推眼镜看向Glynda,Glynda没理他她明智的选择把独处空间留给他两,她还没忘记顺手将盘子拿走,她不能忘记这点,躺在沙发上的qrow笑着,她不会的,你想要的我已经拿到手了,qrow嘟囔并翻了个身,空了的威士忌瓶子被他掉到地上摔了个粉碎,卷轴则被他好好的捏在了手里,这个要是摔坏了你得报销,你不会摔坏的,ozpin喝了口咖啡,别挂断视频,我会看着你入睡,恶趣味,qrow嘴上吐槽却没松手,但很快他就陷入沉睡,比起Ruby所经历的,他刚刚的那场恶斗更加危险,但显然,这没阻止他得到想要的,good night,qrow,ozpin拿起卷轴里几不可闻的轻念出声然后关掉了灯离开房间

评论(1)

热度(4)